轉化思維模式:50個正面假設,避免心靈的負面旋渦。

轉化思維模式:50個正面假設,避免心靈的負面旋渦。

經常發現自己在想最壞的情況並不是你的錯,也不代表你有什麼問題;作為人類,我們天生就有這種消極偏見。

儘管我們口袋裡的手機幾乎可以做到我們夢想的任何事情,但我們頭腦中的那些軟綿綿的大腦的配線卻沒有保持相同的步調。當我們面臨的危險是被獅子吃掉時,想象最壞的情況對我們有所幫助。最好的情況,它可以讓我們避免成為晚餐;最壞的情況,它也可以讓我們避免成為晚餐。

我們的大腦的目的是保持我們的安全,而不是讓我們快樂或甚至舒適。這就是為什麼克服這些消極思想需要巨大努力的原因。

我的第一次體驗到這種重新框架的力量是一個例子,我也喜歡與那些確信某事不會有好結果的客戶分享。我的許多客戶都非常懷疑,就像他們親愛的治療師一樣,所以我使用一點自我披露讓他們知道這個概念在我自己的生活中是如何發揮作用的。

我在2019年從紐約搬到加州,對於這樣一個重大的變動感到相當緊張,這是可以理解的。在過去的幾年裡,我因為媽媽死於癌症而遭受了重大的抑鬱,我並沒有期待單單搬家就能治愈我的抑鬱,但當然,我希望它能有所幫助。

「但如果我搬到加州後還是抑鬱怎麼辦?」我當時問我的治療師。

「或者,如果你搬到加州,一切都很棒呢?我認為這更有可能,」我的治療師說。

她的話語帶來了一股積極的能量流動穿過我的全身。我一直害怕考慮事情可能會好轉——並可能感到失望——以至於想象任何事情可能出錯的情況都感到陌生。

經過近五年的時間在黃金州,我很高興地說她是對的。當然,我經歷了艱難的時期,但豐富的陽光、溫暖的天氣和更加悠閒的氛圍對我的心理健康非常適合。

積極的「如果」幫助你重新導向你的思維以阻止心靈漩渦

接下來的50個問題並不意味著要重新包裝為有害的積極性。你的大腦可能會立即將其中一些建議視為過於樂觀,但請試著花一點時間真正考慮新的積極建議。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的神經通道就像冰場上磨損的溝槽。它們是熟悉的,但邊緣可能變得粗糙和冰冷,導致你滑向你不想去的地方。花時間重新導向你的思維就像是為你的大腦進行的一次Zamboni,為更輕鬆的騎乘平滑粗糙的部分。

嘗試這些積極的「如果」

想起你正在為之漩渦的「如果」。(它可能非常接近表面!)

閉上眼睛,深呼吸幾次,感受坐著思考這個「如果」時的不適和不安。

然後,選擇一個可能與你的情況產生共鳴的想法,並再次嘗試去想它。這一次,然而,你會問自己一個新問題。你可以大聲問,或者只是自己想。觀察你現在的感覺。這可能不會是一個完全的180度轉變,但任何積極的變化都是一個勝利。

  1. 如果最好的情況發生了呢?如果你是一個習慣於「如果」思考的人,你可能不經常問自己最佳情境可能是什麼,但往往,它並不比最壞的情境不太可能發生。

  2. 如果最壞的情況發生了——但我還好呢?當我媽媽面對她的最後幾天時,我清楚地意識到我的人生中最壞的情境,我的媽媽去世,實際上就要發生了。沒有辦法把這個情境想成最佳情況,除非希望一個難以實現的奇蹟。那時,我覺得我的大腦無法想像一個沒有媽媽而我還好的世界,但那就是發生了的事情。(最終。)

  3. 如果這實際上是偽裝的祝福呢?在當時可能難以感受到,但往往,許多困難的情況最終都會是偽裝的祝福。

  4. 如果一切都解決了呢?當我們身處深刻或困難的情況中時,想像所有事情都解決了感覺是不可能的,但那是因為我們還沒有關於情況的所有信息,我們將需要它來解決問題。

  5. 如果我相信這個過程呢?這引領我到這裡。(以及我的最愛迷因——這個過程知道我們相信它嗎?!)在那些我們還沒有足夠信息知道事情將如何解決的挫折情況下——並且沒有辦法獲得更多信息——有時你真的別無選擇,只能相信過程。當你意識到這一點時,你會找到一種特定的自由。

  6. 如果我被愛得比我曾想象的還要多呢?在一次分手或任何其他種類的失去之後,感覺就像再也沒有人會像那樣愛你了。但愛並不是有限的,相信這一點也是在展示給自己的愛。

  7. 如果我已經知道答案了呢?我很難相信自己和我的直覺,但在罕見的時候,我慢下來聽自己的聲音時,我確實意識到我需要的一切都在我內部。我們往往因為害怕聽自己而使事情變得複雜。

  8. 如果最好的還沒來呢?如果你經歷了重大和/或複雜的創傷,或者通常有一個困難的生活,你可能會對這個問題笑。但只因為事情很艱難,誰能說那不意味著有更好的時光在前方呢?

  9. 如果我一直都夠堅強的呢?同樣地,如果你經歷了創傷和/或在困難的人際關係中(無論是浪漫的、友誼的還是家庭的),

  10. 如果我已經足夠了呢?如果你這樣想,你的生活會怎樣改變?

  11. 如果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一切呢?雖然Billie Eilish可能認為這是一場噩夢,這個想法可能會在你陷入漩渦中途時立即讓你停下來。

  12. 如果我擁有我需要的所有支持呢?在你感到孤單的日子裡,如果你能看到你周圍所有的支持會怎樣呢?

  13. 如果這是一切都解決的時候呢?從統計學上看,這遲早會發生。

  14. 如果我能應對一切呢?這種重新框架的一部分是清楚你對「應對」的定義——有時那只意味著度過一天,而你已經做到了,每一天你都活著。

  15. 如果我已經比我知道的更成功了呢?想想看:現在有人想成為你現在的位置。

  16. 如果我根本就沒有卡住呢?我們認為自己卡住了的時候,我們只是因為還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才感到這種方式——但那下一步可能就是讓你向前推進的。

  17. 如果我已經是自由的了呢?《如果我已經是自由的了》一書,由Bruce Tift撰寫,涵蓋了佛教和治療如何旨在將我們從苦難中解放出來——但如果我們已經是自由的呢?關鍵在於區分痛苦和苦難。後者往往是試圖逃避前者的一種方式,但實際上感受痛苦是將我們釋放出來的方式。

  18. 如果我比我意識到的更聰明呢?這個想法特別令人解放——你會發現,思考相反的情況從來沒有對你有任何好處。

  19. 如果那個人並不是故意要傷害我呢?這個「如果」並不否認話語的影響可能是傷害性的,即使這不是某人的意圖——而且,有時意識到一個人沒有任何壞意也可以稍微減輕一點痛苦。

  20. 如果我比我意識到的更有準備呢?如果你是正在讀這篇文章並想知道你是否沒有為某事做好準備的那種人,那麼很有可能你實際上是那種過度準備且已經準備充分的人。

  21. 如果我意識到我不是唯一一個有這種感覺的人呢?通常,當我們經歷最困難或(自我感覺)最可恥的情緒時,我們可能會覺得我們是唯一一個有過這種感覺的人。情況可能不同,但大多數人類情緒是相當普遍的。

  22. 如果我已經準備好了呢?這些漩渦往往出現在像開始一份新工作、回到學校或擁有孩子這樣的事情周圍。當然,可能可以「更準備好」,但你也已經比你意識到的準備得更充分了。

  23. 如果這從來就不是關於我呢?這個問題在我們的人際關係中經常出現。有人說或做了一些真的讓人感到痛苦的事情,我們立即跳到這是關於我們或是故意做的結論。然而,這些話語或行動往往真的是關於它們的來源,而不是你。

  24. 如果我明天醒來,一切都完美了呢?[魔法問題]

  25. 如果我重要呢?花一刻時間真正思考這個「如果」。如果你覺得你不重要,問問自己如果你確實重要會怎樣?事情會有什麼不同?

  26. 如果我不相信我的想法是真的呢?我們要讓你知道一個小秘密——它們不是!

  27. 如果我知道我會把所有事情都做完呢?這裡有一個提示——如果你只是相信這一點,你實際上會更快地完成事情。看,我們為你省下了一步。

  28. 如果我看到自己是有能力的呢?因為——你是。

  29. 如果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呢?我們知道,你是一個策劃者。

  30. 如果我不在乎人們是否在評判我呢?另一個秘密——更多的人擔心你在評判他們,而不是在評判你。

  31. 如果我完美地處理了那種情況呢?去吧,相信一些自我效能。這將幫助你實現更多。

  32. 如果今天意外地進展得很好呢?誰能說它不會呢?而且,不是更愉快地認為它可能會好轉嗎?

  33. 如果這一切從長遠來看都不重要呢?它可能不會。問問自己:這在五天後、五週後、五年後會重要嗎?

  34. 如果我不害怕失敗呢?不要想「如果我失敗了」,而是嘗試認為你不會。即使最壞的情況發生,你絕對會沒事的。

  35. 如果這比我意識到的更容易呢?如果你正在讀這篇文章,你的「如果」是關於一通難打的電話、一封電子郵件或一項任務,這是提醒你,我們延遲的這些任務通常比我們意識到的要容易。讓這些事情在你腦海中徘徊通常是更困難的事情。

  36. 如果我的運氣即將改變呢?為什麼不知道呢?

  37. 如果我看到這其中的美呢?這不會消除痛苦,但大多數情況下至少有一些美在其中,即使它是苦樂參半的。

  38. 如果我看看這要教給我什麼呢?以這種方式看待經歷或關係,可以使它們有點中立化,或者至少拿走一些它們的力量。

  39. 如果我通過一個孩子的眼睛來看待這個呢?想想你可能會如何向你關心的一個孩子解釋你的情況。用我們對孩子說話的方式與自己對話,可以幫助我們簡化困難的情況,展現我們可能否則不會有的同情心。

  40. 如果我通過我過去的自我眼睛來看這個呢?有時,我可以意識到我過去的自我會很高興擁有我現在的一些問題。但即使我不能得到那種積極的感覺,我通常可以找到任何給定情況下我年輕的自我會覺得荒謬或難以置信的東西,這可以幫助我有時獲得一些視角。

  41. 如果我選擇相信這會帶領我走向偉大的事物呢?這可能感覺不幸,但我們的很多成長都是出於我們的痛苦和對變化的渴望。當我媽媽去世時,我從未想過我會搬到陽光普照的南加州並成為一名治療師,但我在這裡。

  42. 如果我停止試圖改變事物呢?改變是偉大的,但有些情況(或人!)可能是徒勞的。有時接受一個情況或人就是他們是誰,但改變我們的反應,是最勇敢的事情。

  43. 如果你還沒有遇到將成為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的人呢?無論你是否處於一段關係中,你仍有很多空間去遇到某人——無論是老闆、朋友還是你偶遇的人——他們對你的生活有著巨大的影響。

  44. 如果所有這些擔憂都是徒勞的呢?因為它們可能是。你的生活中有沒有一種情況,擔憂實際上有所幫助?(這裡是一個友善的提醒,我們中的大多數人,對於我們所有最大的擔憂,從未預測到一場大規模的全球大流行,所以,你並不像你認為的那麼擅長擔憂,這是一件好事。)

  45. 如果你能克服你最大的恐懼呢?如果你在10年前告訴我,我將不再需要Xanax就能登上飛機,我會笑你並告訴你這是不可能的。但我拒絕讓我對飛行的恐懼妨礙我去澳洲。從紐約飛往悉尼,然後在澳洲和新西蘭四處遊玩,大大減少了我對飛行的敏感度,這是我從未想過可能的。

  46. 如果犯錯是安全的呢?這個「如果」是更多的一種評估。我們承認,犯錯並不總是實際上安全的。(參見上文和飛行!)但如果你處於一個可以安全犯錯的情況呢?犯非風險性錯誤可以從你的完美主義中拿走一些力量。

  47. 如果我相信他們的表面價值呢?作為人類,我們不斷嘗試使用我們對某人擁有的所有信息來評估他們話語背後的深層含義。也許你的伴侶真的只是累了——並不是因為他們不想和你一起做某事出於惡意。

  48. 如果我得到了那份工作呢?研究顯示,積極思考和視覺化在求職過程中會導致更好的結果。

  49. 如果我相信那個人呢?如果你之前受過傷,你可能會再次難以信任,這是非常可以理解的。但如果你找到了你的安全人物,你可以信任他們呢?

  50. 如果我飛翔呢?這個是我個人最喜歡的,來自Erin Hanson的詩《飛翔》。

And you ask, '"What if I fall?" Oh, but my darling, What if you fly?

    這些積極的「如果」問題旨在幫助你從心靈的漩渦中導向一個更積極、更希望的思考模式。當你發現自己陷入消極思考的時候,嘗試將這些問題作為工具,來重新定位你的思維,尋找到那些可能尚未被探索的積極可能性。

    資料來源

    返回網誌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