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錢策略:年輕情侶因高房價提前同居,共享生活成本。

省錢策略:年輕情侶因高房價提前同居,共享生活成本。

由於住房成本高昂,一些情侶在交往僅僅一段時間後就選擇同居。然而,並非所有關係都能維持下去。

Caroline Li 和 Colin Wang 的同居之路

對於Caroline Li和Colin Wang來說,在交往八個月後同居是出於機緣和緊迫性的考量。

去年秋天,28歲的Wang先生正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完成醫學院最後一年學業,當時他得知自己與室友合租的兩居室公寓有霉菌問題,必須立即搬出,但很難找到新的住處。

“在學年中期找到價格合理且離校園較近的房子非常困難,”已經達到學校三年學生宿舍使用期限的Wang先生說。他每月支付的租金是$1,425,而不是市場價$2,000或更多。

同時,24歲的註冊護士Li女士得知她與另外兩名室友在加州聖塔莫尼卡附近的三居室公寓的其中一名室友在租約中途要搬出,這套公寓月租金為$5,000。Li女士和Wang先生意識到可以通過讓Wang先生搬進來解決他們的問題。

Li女士和室友各自支付$1,750,而Wang先生支付$1,500。

“我們本來計劃是在Colin完成住院醫師培訓後一起住,不是他畢業後,”Li女士說,“但機會提前出現,我們能夠保住這套公寓,同時省下一些錢。”

年輕情侶的經濟考量

Li女士和Wang先生是眾多年輕情侶中的一員,他們為了節省住房和生活成本而選擇提前同居。面對低廉的可負擔住房庫存、激烈的買賣和租房競爭、緩慢下降的租金價格以及上升的抵押貸款利率,年輕人不得不尋找創新的方式來支付住房費用。

“年輕一代真的需要尋找方法來節省開支,尤其是在租金和房價仍然很高的大城市,”Realtor.com的高級經濟研究分析師Hannah Jones說。

根據Realtor.com最近的一項調查,80%的Z世代受訪者和76%的千禧世代受訪者在與浪漫伴侶同居後表示,經濟或後勤問題,或兩者兼有,促使他們做出了這一決定。

Li女士和Wang先生的公寓位於一棟中層建築的頂樓,設有健身房。公寓內有洗衣機和現代化電器,靠近海灘和主要高速公路。他們與另一名室友平均分攤每月的水電費和雜貨費用。

“他們其實給了我一些優惠,因為我之前沒有收入,”剛剛開始住院醫師計劃的Wang先生說,他有超過$200,000的醫學院學債務。

Li女士和Wang先生表示,自從同居以來,他們的溝通能力得到了改善,也更善於優先安排彼此的高質量相處時間。但他們仍在努力融合彼此的生活方式。

“即使是與室友住,也需要尊重彼此的界限,”Li女士說,“但當是你的伴侶時,感覺你們共用的空間更為親密。”

專家意見和其他案例

芝加哥的持證婚姻和家庭治療師Nicolle Osequeda表示,如果情侶在同居初期沒有對彼此的溝通方式和解決衝突的技巧有很好的理解,提前同居可能會引發問題。

“如果存在重大差異,且沒有圍繞如何討論困難問題的基礎,無論是財務問題還是其他問題,這些壓力可能會加劇,”專門研究年輕人和年輕情侶生活過渡的Osequeda女士說。

在交往七個月後,26歲的Kaitlin Cadagin和她28歲的男友搬進了芝加哥市中心一棟高層建築中的一居室公寓。

他們的公寓月租金為$2,400,提供許多便利設施,包括狗跑、會議室和室內洗衣機。這對情侶決定根據收入分攤租金:活動經理Cadagin女士每月支付$1,000,而她的律師男友支付剩餘的$1,400。

“我進來時說,‘我能負擔得起$1,000的租金部分,’”Cadagin女士說,她之前與室友合租兩居室公寓,每人每月支付$900。

當她的室友決定搬出時,Cadagin女士說,她和男友認為同居對她來說比獨自租房更具成本效益。Cadagin女士說她可以負擔獨自生活,但更願意通過與他人合租來省錢。

“我今年開始考慮碩士課程,所以財務問題一直在我腦海中,”她說。

在支付水電費和雜貨費用時,這對情侶平均分攤費用。然而,Cadagin女士說,他們在共同財務上的記帳並不總是完美的。

“他對自己的財務非常上心,而我有時不太在意,”她說。

Cadagin女士的男友因隱私原因要求不具名,他說雖然他們在同居前沒有很好地設立財務預期,但他們已學會更好地設立共同財務目標,並且成為了更堅強的一對情侶。

總體而言,Cadagin女士說,與男友同居是一次積極的經歷,她感覺他們的關係還有成長的空間。

“我認為同居對我們的關係是一種考驗,但也大大增強了它,我對他感到非常舒適,”她說。

同居未必成功的案例

但並非所有關係在新的情侶決定同居後都能維持下去。

2021年6月,26歲的Eva Hersch和她的男友在紐約市交往一年後搬到費城。在紐約,他們分別居住:Hersch女士租了一間月租$2,000的小單間,她的男友租了一間月租$1,900的小一居室,這是“疫情優惠價”,很快會漲到$3,200。

當Hersch女士在費城獲得一份工作時,她說服男友和她一起搬到那裡。他們選擇了一套月租$4,000的兩居室公寓,並平均分攤租金。

“相比我們在紐約市各自支付的租金,這實在太便宜了,”Hersch女士說。

兩年後,Hersch女士和男友決定結束他們的關係並搬出公寓,這需要他們打破租約。

現在住在康涅狄格州諾沃克市的Hersch女士說,與男友同居在當時感覺是“下一步要做的正確事情”。他們一起買了車,每月平分車款;他們也平均分攤水電費和雜貨費用。

“那時候,幾乎每個處於關係中的人都在做同樣的事,因為大多數人並沒有搬出去,”Hersch女士說。她補充說,與男友同居讓她對自己以及未來的關係有了更多的了解。回顧過去,她說,她希望當時能等更久再同居。

“這是一個值得嘗試的好事,”Hersch女士說,“現在要讓我再次進入一段關係,需要花很多時間。”

資料來源
返回網誌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