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中的啟示:如何將創傷經歷轉化為心靈寧靜

夢中的啟示:如何將創傷經歷轉化為心靈寧靜

你的夢境設定可能幫助你找到平靜。

Hanna夢見她在一個靜修中心瘋狂地尋找她的朋友。雖然她的恐慌和焦慮喚醒了她在現實生活中感到壓倒和憤慨的情境,但夢中的地點為她提供了使情況變得更加宜居的第一步。

夢境描述

在我的夢中,我和我的朋友Mary在一個靜修中心。我找不到她,開始尋找她,穿過走廊,進入房間,然後進入一個用餐區。我變得瘋狂,因為我完全不知道她在哪裡。後來,我坐著和(演員)Liam Neeson交談。我看到我的母親在另一張桌子旁,當我看到Mary坐在通往室外門旁的一把木椅上時,我感到了安心。

討論

我首先問Hannah,“你在夢中的感覺如何?你的恐慌是否立刻就來了?”

Hannah回答,“不,我一開始並不覺得恐慌。在尋找她的過程中,我感到瘋狂和不安,這是我醒來時的感覺,儘管我在醒來之前找到了她。”

需要更多細節,我詢問,“你能為我描述一下靜修中心嗎?”

Hannah提供,“靜修中心是人們為了逃離日常生活和壓力,去體驗樂趣或學習某些東西的地方。通常,靜修中心位於鄉村環境中,周圍有一種平靜的自然感。”

想知道Hannah對Neeson的聯想,我問,“他讓你想到什麼?你喜歡他嗎?”

她回答,“Liam Neeson可能是我人生中一個創傷時期的象徵,因為我知道他的妻子在一場悲劇事故中去世。”

我接著問,“Mary是什麼樣的人?”

Hannah回答,“我的朋友Mary一生中遭遇了不幸和過度保護的教養,這限制了她的成長和潛力。儘管如此,她非常有同情心、智慧和善良。她按照自己的選擇生活,而不是達到她真正的潛力或父母的期望。Mary默默地承受著,但總是保持著好心情,一直是一位非常支持我的朋友。”

為了幫助Hannah連接這些點,我問,“你能將Liam與你生活中的創傷時期或近期的創傷聯繫起來嗎?既然你的夢故事是關於Mary,而你描述她為受害者,你最近是否也感到自己是受害者?”

Hannah做了一些聯繫。

“Layne,你說得太對了。當我描述Mary為受害者時,我覺得我剛剛給了你一個關於我自己的描述。

“我媽媽四年前死於阿茲海默症。我覺得自己是受害者,因為我是她唯一的照顧者。我的父親完全否認我母親的病情,而且我的姐姐,擁有法定代理權,無法面對變化並遠離。他們都沒有給我任何幫助。

“你的問題讓我深有共鳴,不僅因為我覺得自己是受害者,也因為我將Liam Neeson與創傷聯繫在一起。照顧我媽媽就是一種創傷,現在我每天都在另一種創傷中。

“我再次成為唯一的照顧者,這次是照顧我的父親。我對姐姐未解決的憤怒讓我感到憤慨和絕望。照顧的壓力非常大,但我幾乎得不到任何同情。

“在過去的幾天裡,我一直在預期我父親去世後將如何處理他們的房子,包括他拒絕解決的修繕問題。

“最後,我不能不提,在63歲的時候,我自己也是受害者,因為我努力擺脫負面、絕望思維的循環,並找到除了照顧人之外的目的。我對他人非常友善,但對自己則不然。”

我的印象分享

“Hannah,感謝你的坦誠。我對你的深切感受和重大責任,都在失望、挫折和憤怒的大傘下感到印象深刻。最令我感到震驚的是,這一切都如此壓倒一切。

“這是我在你的夢中看到的一股力量。不折扣困難,讓我們尋找一些可行的解決方案。為了讓自己擺脫負面、絕望的思維循環,想想你可以為自己做的一個相對小的、實際的行動。

“想想夢境結尾時Mary坐在通往室外的門旁。一次小型的‘靜修’到大自然中可能有助於減輕你的日常苦痛。

“也許‘靜修中心’提供了一個具體的建議。你覺得在一個真正的靜修中心休息一下會有何感受?跟隨自己夢中的建議。”

微笑著,Hannah回應說,

“我已經在這個想法上採取行動了。離我家非常近的地方有一個靜修和瑜伽中心。我絕對會開始進行這個過程,讓我姐姐,反正她也有代理權,這裡介入或安排一位照顧者,讓我自己休息10天。”

我們可以學到什麼

夢的所有部分都回到了夢者身上。在Hannah的夢中,她的朋友Mary將她直接帶回到了自己的受害者感上。她的情緒也喚起了她在清醒生活中的焦慮感,她預期這種感覺在父親去世後只會惡化。

然而,這個夢的其他部分顯示了向正面方向的移動。夢中最後一幕她的朋友坐在通往外面的門旁,提供了一個更大自由的視野。夢中的靜修中心設定為她提供了一條具體的途徑,以更好地照顧自己的心理和身體健康。

Hannah的經歷顯示,夢的所有部分都可以幫助我們分析其意義,然後讓我們在解決生活中困難問題時,獲得更多自己的思想和感受。

資料來源
返回網誌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