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酒從健康飲品到致癌物:心臟病專家解釋真相

紅酒從健康飲品到致癌物:心臟病專家解釋真相

曾經有那麼一二十年,紅酒被譽為對心臟有益的飲品。那麼,究竟發生了什麼變化呢?

“60分鐘”節目引發的熱潮

1991年在CBS的“60分鐘”節目中,記者Morley Safer提出了一個問題:為什麼法國人享用高脂肪食物如鵝肝醬、黃油和三重奶油芝士,心臟病的發病率卻比美國人低?

“這個謎題的答案,也許就在這杯誘人的紅酒裡,”Safer先生一邊舉起一杯紅酒一邊說。

當時,醫生們相信紅酒具有“沖洗效果”,可以防止血小板附著在動脈壁上。根據節目中的一位法國研究員的說法,這能降低堵塞風險,從而減少心臟病發作的風險。

加拿大物質使用研究所的流行病學家Tim Stockwell說,當時有幾項研究支持這一觀點。而且,研究人員發現地中海飲食傳統上鼓勵用餐時飲用一兩杯紅酒,這是一種對心臟健康有益的飲食方式。

然而,直到“60分鐘”節目播出後,紅酒作為健康飲品的概念才真正“走紅”。節目播出後的一年內,美國的紅酒銷量猛增40%。

然而,要花數十年的時間,紅酒的健康光環才逐漸褪色。

我們對酒精和健康認識的演變

一兩杯紅酒有益心臟的可能性是一個“美好的想法”,研究人員也“欣然接受”了這一觀點,Stockwell博士說。這與1990年代大量證據表明酒精有益健康的結論相吻合。

例如,一項1997年的研究追踪了49萬名美國成年人長達九年,研究人員發現那些每天至少喝一杯酒的人死於心血管疾病的可能性比不喝酒的人低30%到40%。他們死於任何原因的可能性也低約20%。

到2000年,數百項研究得出了類似的結論,Stockwell博士說。“我以為科學已經有了定論,”他說。

但自1980年代以來,一些研究人員一直在指出這類研究的問題,並質疑酒精是否真的是他們所看到的益處的原因。

或許,適量飲酒者比不飲酒者更健康,因為他們更可能受過良好教育、更富有、身體更活躍、更可能擁有健康保險和吃更多的蔬菜。或者,這些研究中的“非飲酒者”實際上是因健康問題而戒酒的前飲酒者。

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研究員Kaye Middleton Fillmore是那些呼籲對這些研究進行更多審查的人之一。“科學界有責任仔細評估這些證據,”她在2000年發表的一篇社論中寫道。

2001年,Fillmore博士說服Stockwell博士和其他科學家幫助她重新分析以前的研究,以消除一些偏見。

“我願意與你合作,”Stockwell博士回憶對Fillmore博士說。Fillmore博士於2013年去世。但“我對整件事真的很懷疑,”他說。

新的分析挑戰舊觀點

結果,該團隊發現了一個令人驚訝的結果:在他們的新分析中,之前觀察到的適量飲酒的好處消失了。他們的研究結果於2006年公佈,打破了普遍的觀點:“研究結果質疑少量紅酒對心臟有益的觀點,”《洛杉磯時報》報導。

“這讓很多人不滿,”Stockwell博士說。“酒精業採取了巨大步驟,並花費大量資金來對抗這一尷尬的信息,”他補充道。在數月內,一個由行業資助的團體組織了一個研討會來辯論這項研究,並邀請了Fillmore博士。

根據Stockwell博士保存的筆記,Fillmore博士寫道,討論“激烈而熱烈,以至於我覺得需要脫下鞋子,敲打桌子。”

當兩名會議組織者發表一篇總結報告,稱“會議的共識”是適量飲酒與更好的健康狀況有關時,Stockwell博士說Fillmore博士“非常憤怒”她的觀點沒有得到體現。

自那以後,更多的研究,包括Stockwell博士和他的同事在2023年發表的一項研究,證實了酒精並不是曾經被認為的健康飲品。

2022年,研究人員報導了更嚴重的消息:不僅飲酒對心血管沒有益處,它甚至可能增加心臟問題的風險,克利夫蘭診所的心臟病專家Leslie Cho博士說。

如今,越來越多的研究表明,即使每天只喝一杯酒,也會增加患高血壓和心律不整等疾病的風險,這些疾病都可能導致中風、心力衰竭或其他健康後果,她說。

而且酒精與癌症的聯繫是明確的——世界衛生組織自1988年以來一直在強調這一點。

這與患者多年來從醫生那裡聽到的信息大不相同,Cho博士承認。但共識已經改變。

世界衛生組織和其他健康機構已經表示,無論你喝的是葡萄酒、啤酒還是烈酒,任何量的酒精都是不安全的。

那麼,葡萄酒還能喝嗎?

在為她的癌症患者提供諮詢時,紐約市紀念斯隆-凱特琳癌症中心的行為科學家和健康心理學家Jennifer L. Hay說,許多患者對酒精,包括葡萄酒,是致癌物感到“非常震驚”。在2023年的一項研究中,研究人員調查了近4000名美國成年人,發現只有20%的人知道葡萄酒會致癌——相比之下,25%的人知道啤酒會致癌,31%的人知道烈酒會致癌。

Cho博士的心臟病患者經常對她建議減少飲酒(包括葡萄酒)感到驚訝。“他們會說,‘什麼?我以為這對心臟病有保護作用呢,’”她說。

紅酒確實含有一些稱為多酚的化合物,其中一些具有抗氧化和抗炎特性。

但沒有任何研究,包括數十年來對一種稱為白藜蘆醇的多酚的研究,能夠明確將你從紅酒中獲得的量與健康聯繫起來,Cho博士說。而且沒有任何證據表明紅酒比其他類型的酒精更少有害,她補充道。

“這真的很難接受,”Hay博士承認。

每當她告訴人們她研究酒精的風險時,“房間裡就會變得很沉悶,”她說。

但Hay博士和其他研究人員並不是在建議“禁酒”,她補充說。她只是希望人們了解風險。

對大多數人來說,偶爾喝一杯酒是可以的,Cho博士說。

但這對你的心臟沒有幫助,她說。“是時候放棄這個信念了。”

資料來源
返回網誌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