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失去摯愛後尋找平靜:三個正念技巧減輕悲傷

在失去摯愛後尋找平靜:三個正念技巧減輕悲傷

死亡周年紀念、生日、節假日和其他值得注意的日期可能感覺像是潛伏的野獸,等待著從灌木叢中跳出來,奪走任何幸福的希望。你如何面對那些提醒你過去所擁有的、時機糟糕的回憶呢?

最近,當我接近標誌著我丈夫去世周年紀念的月份時,我注意到粘稠的思緒將我困在陰影之地。

我的思緒不斷拖回到他生命的最後幾周和幾天,反覆循環那些最糟糕的片段,將我所有的不足鐫刻在我敏感的皮膚上。如果我只是按照他的要求,再他變得太病弱以至於無法進食之前,訂了他要求的中餐就好了。如果我能找到辦法,在那張安寧病房的椅子上,陪伴他睡超過兩天就好了。我竟然想像自己需要回到自己的床上睡覺,獨自享受一些時間,這樣第二天我就能回到安寧病房,再度開始坐在椅子上看著他的生命流逝的馬拉松,這是多麼可怕的背叛。我本應該早晚都在我心愛的人身邊……但我沒有。

這些是我試圖拋到腦後的想法,但無論我多麼有力地告訴它們走開,笑話卻在我身上——悲傷一次又一次地回來。

我與越來越多的人交談,就越明顯地發現悼念者俱樂部比我想像的要大得多:寵物、父母、伴侶、可能性的失去。

他去世一年後,我回顧那些日子,有時仍感到困惑和後悔。我發現自己在祈禱求得寬恕,尋找任何可能的生命救生圈,希望能讓我感覺不像是因為無法阻止癌症奪走那位為我的生活帶來近25年幸福的親愛的人而成為有史以來最糟糕的人。

然後,就在我覺得再也不可能孤單時,一件驚人的事情發生了——我發現我並不是唯一一個失去某物的人。誰會知道呢?

實際上,我與越來越多的人交談,就越明顯地發現悼念者俱樂部比我想像的要大得多:寵物、父母、伴侶、可能性的失去。悲傷無處不在。有這麼多秘密的靈魂在標記著帶來痛苦回憶的日期。當看似沒有人談論它時,怎麼會有這麼多的苦難存在呢?

我以為每個人都好得像醬油——但原來還有其他人覺得罪惡感和悲傷是那些可能會離開,只為了一次又一次地返回的客人。

實踐自我同情

我尋找解決辦法時發掘了一個叫做自我同情的東西。也許這是那個閃亮的胡蘿蔔,可能會阻止所有那些黏糊糊、糟糕的東西把我吸入絕望的泥潭。自我同情聽起來相當不錯!

然而,實際上,當你感覺像糞一樣時愛自己,可能看起來比簡單地扔掉自己大腦的一部分,並像個快樂的腦葉切除術後患者那樣生活要困難得多。那麼自我同情是什麼?如果你繼續探索,你可能會發現關於自我同情的想法實際上與真正對自己有同情心並不相同。

實際的同情看起來像什麼?它如何幫助我們攀登厄運山?

如果我們選擇對生活保持清醒,我們會看到痛苦和失落是菜單上的一部分,無法迴避。這完全不是問題——這就是現實。

當我們用來自於每一刻都在那裡的深刻理解轉向自己時,我們幫助平息了想要防禦更多傷害的威脅反應。如果我們選擇對生活保持清醒,我們會看到痛苦和失落是菜單上的一部分,無法迴避。這完全不是問題——這就是現實。

太棒了——但接下來怎麼辦?

為困難的日子做準備,對在你的身體和心靈中旋轉的事物保持好奇。注意。你是你自己的主要照顧者。尊重你愛和感受你所失去的權利,同時愛你仍然擁有的,記住你仍然擁有的最重要的事物是那個美麗的自己。是的,真的。

我們實踐自我同情是為了給神經系統帶來一些舒緩。自我同情可以為情緒壓倒所帶來的影響提供瞬間的安撫反應。自我同情提供有意識的思考,以幫助平定可能無助地陷入以痛苦為中心故事的旋轉心智。

度過悲傷周年紀念的3個正念提示

當重要的日期、困難的記憶或重新浮現的悲傷讓你感覺像狗吐一樣時,試試這些建議。

  • 地面控制交給湯姆少校!(Ground control to Major Tom!)獨自一人承受苦痛的感覺有點可怕。注意如果你能給自己一些真正的老式善意——這可能包括對自己說,“嘿夥計,這真的很痛苦!沒關係,我支持你!”看看你注意到了什麼,如果你大膽地提醒自己這確實很困難,這不是你的想像。如果你給自己一點寬容會發生什麼呢?
  • 化學101。我們不僅僅是由洋蔥味脆圈(商標)組成。除了那些美味的洋蔥味脆圈,或許也因為它們,你被化學物質所支配。當你給自己一些充滿愛意的身體接觸時,你的身體會像快樂的小狗一樣叫喚。去吧,給自己一點愛,以幫助釋放催產素的粘稠甜蜜,有時被稱為結合化學物質。
    你可以通過給自己一個擁抱或擠壓手臂來做到這一點。你可以在你的上胸部放一隻安慰的手或撫摸你的臉。做一些實驗,看看是否能通過與自己進行積極的身體連接來幫助你感覺少一點像你想要從自己的皮膚中跳出來。尤其在你很確定沒有人再愛你的時候嘗試這個可以特別好。新聞快報#1!你得愛你自己!怎麼做?就像歌裡唱的,試著溫柔一點。
  • 觀察思想。保持清醒,注意那些有“地獄之旅”刺青的想法。這些想法會讓你深信不疑,你悲慘地無法控制一切,特別是壞事,顯然是個人失敗。失敗者。新聞快報#2——並非所有的思想都是事實。即使是那些告訴你它們是事實的思想也是如此。
    大多數思想都是基於習慣循環。當這些循環讓你感到瘋狂時,認識到它們可能在重新講述一個不那麼美好的過去故事,或預測一個陰暗的未來。解藥:活在當下!注意到當你被一個故事線鉤住時。然後,輕輕地將你的注意力轉移到所謂的當下,通過與你當下經驗的感官(如觸覺、嗅覺、聽覺)連接來實現。例如:將你的注意力轉移到身體的某個中性部位,如你的肩膀、鼻尖,或感受自己根植於地面,或被你的椅子支撐。將注意力從恐怖秀的劇本中轉移出來,進入當下,即使是一瞬間,也足以幫助你擺脫被困住的痛苦感。

感到悲傷是可以的。即使你不覺得這是可以的,這仍然會發生。但如果你想少受一點苦,你可以挑戰精神混亂,專注於活在當下。你可以提醒自己,你生命中的每一秒,總有另一個耀眼的新體驗,只要你一抬頭,就在等著你,為你提供一個全新的開始,每一刻都是。

資料來源
返回網誌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