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演唱會魅力:懷舊旋律如何喚醒青春回憶

現場演唱會魅力:懷舊旋律如何喚醒青春回憶

從Phish音樂會到Alanis Morissette的演出,懷舊巡迴演唱會能將我們帶回青少年時期。

今年九月,我去看了Counting Crows的演唱會,這支樂隊的音樂曾是我青春時期的配樂。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希臘劇場,我身旁的人大多在40到50歲之間;可能家裡有個保姆在等著,或是背部略感酸痛(我兩者兼具)。

當我們一起高聲唱著“Mr. Jones”的歌詞時——一片歌迷高唱幾十年前的老歌——我仿佛又回到了十幾歲的時光。我忘記了自己有房貸、兩個孩子和最愛的茶包品牌。我轉頭看向丈夫(突然想起自己已婚),並說:“我們是不是剛剛穿越回了過去?”

波士頓大學神經學教授兼《為何我們會忘記,如何更好地記憶:記憶背後的科學》一書的作者Andrew E. Budson博士表示,這種經歷相當普遍。音樂具有強大的力量,能讓我們感覺自己被帶到了過去。

音樂與記憶的聯繫

許多專家表示,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往往更能回憶起青少年和早期成年時期的事情,這一現象被稱為「回憶凸起」。雖然有幾種理論,一些專家推測,這是因為我們在這段時間形成自我認同,大腦對新資訊特別敏感。這也是通常包含社交里程碑,如初戀的時期。

達勒姆大學音樂心理學副教授Kelly Jakubowski表示,我們在十幾歲和20出頭時聽過的音樂,往往會留在我們心中,當我們再次聽到它時,會喚起強烈的記憶。對許多人來說,年輕時喜歡的音樂隨著年齡的增長仍然是我們最喜愛的。

懷舊對我們有益,能避免孤獨並提升幸福感。儘管聽一首歌或一張專輯可以激發讓我們懷舊的記憶,但有幾個原因使得現場音樂會的體驗更加放大。

記憶如時光機:音樂與追憶的奇妙聯繫

記憶形成的過程

當我們最初從經歷中形成記憶時,大腦的不同區域會變得活躍。關於這一過程的確切發生方式有幾種理論,但許多專家相信,海馬體——一個參與記憶和學習的大腦部分——將一個事件的所有元素綁定成一個單一的記憶。如果它是重要的或情感豐富的,大腦的鄰近區域——杏仁核——將增強海馬體的活動,以確保信息被編碼並存儲為持久的記憶。

當你當前的經歷中的某些部分與記憶中的某些部分相匹配時,海馬體幫助檢索並重建原始事件的其餘元素。

音樂與時空穿越的感覺

Andrew E. Budson博士說:“之所以感覺像穿越時空,是因為你實際上在大腦中有相同的活動模式;當你喚起記憶時,它們變得活躍。” 因此,你最初所看到、聽到或感受到的事物,“你能夠再次體驗到許多。”

音樂特別擅長做到這一點,因為它激活了大腦的許多不同區域。此外,一首歌持續幾分鐘,所以“它鼓勵你去思考那個記憶並檢索那個記憶,不僅僅是幾秒鐘,像看一張照片可能會做的,而是持續一段較長的時間。”

人群與地點對懷舊的影響

去年,退休的電台DJ Anna Scott在華盛頓州芒特弗農參加了Eagles和Paul McCartney的音樂會。“你會再次感到年輕,”71歲的Scott女士說。“能夠重拾那種感覺真好。”

普林斯頓大學音樂認知實驗室主任Elizabeth H. Margulis表示,聽一支樂隊的現場表演能帶你回到青春時代的另一個原因是音樂激活了運動系統,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有時會跳舞或輕拍腳的原因。而身處人群中可能會使這種衝動變得更強烈,因為“人們的反應具有很強的感染力。”

辛辛那提的一名教師Katie Swinford自1990年代中期起大約看了Phish樂隊20次的演唱會。她說,音樂會是她的“安全而快樂的地方”,在那裡她被“音樂和人們的熟悉感”安慰著。

儘管在現場音樂會設置中對記憶的研究不多,但Dr. Jakubowski說,比較錄音和現場聆聽體驗的研究發現,在其他人群中有助於你的享受。在志趣相投的粉絲群中,你可能會感到“不僅與藝術家連接,還與周圍所有這些人連接。”

位置也可以增強體驗。2021年夏天,Kristen Bachich與高中朋友一起在她青少年時期經常光顧的新澤西州卡姆登劇院參加了Alanis Morissette的演出。

“這給了我們許多奇怪的感覺,”Bachich女士說。“我們現在都是40歲的媽媽了,但曾經我們是在後座尖叫著‘You Oughta Know’的少女,當時是我們自己的媽媽們開車帶我們去購物中心。”

安姆斯特學院的心理學教授、研究記憶和音樂認知的Matthew Schulkind表示,我們往往更強烈地記住在形成原始記憶的環境中的事物,這一概念被稱為情境依賴記憶。“情境越相似,這種效應就越強大,”他說。

時空穿梭的個人體驗

音樂與時空旅行的個別差異

Andrew E. Budson博士指出,有些音樂我們聽得太多,以至於它們不再與特定的時間和地點相關聯。他說,有時你可能聽一首歌“太多不同的次數,以至於它失去了獨特的時空旅行能力。”

雖然許多因素可以增強在看到你年輕時喜愛的藝術家時被帶走的感覺,但Budson博士表示,這最終最依賴於參加音樂會是否在你的大腦中觸發比聽錄製版藝術家的歌曲更多相關的匹配。

現場音樂會的獨特魅力

對我來說,現場音樂會似乎更有優勢。我已經在查看Lemonheads和Smashing Pumpkins即將到來的巡演日期,想弄清楚何時可以購買下一張通往1996年的門票。

資料來源
返回網誌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