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感如何改變大腦結構與功能?

孤獨感如何改變大腦結構與功能?

長期感到與他人脫節可以影響大腦的結構和功能,並提高患神經退行性疾病的風險。

偶爾每個人都會感到孤獨——比如,搬家到一個新學校或新城市,當一個孩子去上大學,或者在失去配偶之後。

然而,有些人體驗到的孤獨不僅是暫時性的,而是持續性的。它變成了“一種人格特質,相當固執”,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的精神病學副教授Ellen Lee博士說。這些人似乎“有這種持續的情緒,然後塑造他們的行為”。

越來越多的研究表明,這種根深蒂固的孤獨對我們的健康不利,甚至可以改變我們的大腦,增加患神經退行性疾病的風險。以下是專家們對於慢性孤獨如何影響大腦的了解,以及一些應對策略。

孤獨如何改變大腦?

人類進化成為社交生物可能是因為,對於我們的古代祖先來說,獨自一人可能是危險的,並且會降低生存機會。專家們認為孤獨可能作為一種獨特的壓力信號出現,促使我們尋求陪伴。

在慢性孤獨中,這種壓力反應會固定下來,變得不利——類似於焦慮如何將有益的恐懼反應轉變為不適應的心理疾病。

“短暫的孤獨情緒真的會激勵人們去尋找社交聯繫,”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老年研究所的博士後研究員Anna Finley說。“但在慢性孤獨的情況下,這似乎有點逆效果”,因為人們尤其對社交威脅或排斥信號敏感,這可能會讓他們在與人互動時感到恐懼或不愉快。

研究顯示,孤獨的人對負面社交詞匯,如“不喜歡”或“被拒絕”,以及表達負面情感的臉部表情,都極為敏感。更重要的是,他們對陌生人在愉悅的社交場合的圖像反應遲鈍,這表明即使是積極的社交遭遇對他們來說也可能收益較少。在大腦中,慢性孤獨與社交認知、自我意識和情感處理的重要區域變化相關。

這種主觀感覺如何對大腦的結構和功能產生如此深刻的影響?科學家們還不確定,但他們認為,當孤獨觸發壓力反應時,它還會激活免疫系統,增加一些炎症化學物質的水平。如果這些反應持續很長一段時間,壓力和炎症可能對大腦健康不利,損害神經元及其之間的連接。

孤獨如何影響長期大腦健康?

多年來,科學家們已經知道孤獨與阿爾茨海默病和其他類型的痴呆之間的聯繫。去年底發布的一項研究表明,孤獨也與帕金森病有關。

“即使是低水平的孤獨也會增加風險,而更高水平的孤獨與更高的風險有關,”布里格姆和婦女醫院的老年精神病學部門主任Nancy Donovan博士說。Donovan博士已經顯示,那些在孤獨測量中得分較高的人,在他們表現出認知衰退的跡象之前,大腦中的阿米洛伊德和tau蛋白——阿爾茨海默病的兩個標誌性蛋白——水平較高。

科學家們認為,孤獨引發的壓力和炎症很可能有助於老年人神經退行性疾病的發病或加速。孤獨對心血管系統的影響,增加血壓和心率,也可能對大腦有害,可能也起作用,Donovan博士說。

孤獨如何影響心理和身體健康的更普遍方式也可能是認知能力下降的因素。這種感覺與抑鬱症密切相關,這是另一種增加痴呆症風險的條件。孤獨的人不太可能參與身體活動,更可能吸煙。Lee博士說:“所有這些不同的因素都可以影響我們的大腦如何衰老。我認為從孤獨到認知衰退有很多途徑。”

大多數有關孤獨與神經退化的研究都是針對中老年人進行的,因此專家們不知道兒童或青少年時期的孤獨是否帶來相同的風險。然而,波士頓大學醫學院的精神病學和實驗藥理學與治療學教授Wendy Qiu博士發現,如果中年人僅是暫時感到孤獨,而非長期,則沒有患痴呆症的風險增加。

在暫時性孤獨情況下,大腦具有“恢復的能力”,Qiu博士說。但如果人們“沒有幫助來使他們擺脫孤獨,並且長時間感到孤獨,這對大腦將是有毒的。”

如何對抗慢性孤獨?

對抗慢性孤獨最常見的建議有點顯而易見:嘗試交新朋友。無論是通過藝術課程、運動隊伍、支持小組還是志願者機會,目標是將自己置於人們聚集的地方。

這些類型的工程化社交情境效果參差。Lee博士說,如果涉及的人之間有“共同的身份”,如專為寡婦或患有糖尿病的人設立的團體,它們往往效果最好,因為他們有共同的話題可以連結。

方程的另一面是通過認知行為治療來處理一個人對社交互動的態度和思維模式。這些方法往往更有效,Lee博士說,因為它們“觸及問題的根源”,探索什麼讓一個人難以與他人互動。

這些策略聽起來可能很簡單,但實際上做起來比說起來困難。“這是一個棘手的問題,”Finley博士說。“否則,我認為我們不會有來自外科醫生總監的報告說我們需要解決這個問題。”

資料來源

返回網誌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