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飛行中保持冷靜:面對亂流的小技巧

在飛行中保持冷靜:面對亂流的小技巧

恐懼是可以理解的,但只要你繫上安全帶,你就是安全的。

重點

  • 繫上安全帶是確保身體安全的唯一需要。

  • 如果你繫上了安全帶,乘客在亂流中受傷的故事就與你無關。

  • 每次的創傷經歷都會增加你對失去控制的敏感度。

在過去五年中,為了在巡航高度給乘客提供更好的乘坐體驗,已經取得了顯著進展。數百架飛機安裝了傳感器,這些傳感器會不斷將亂流信息連同飛機的高度、速度和位置傳送到地面的電腦。電腦將信息傳遞給參與該計劃的其他飛機。這使得飛行員能夠知道前方是否有亂流,以及改變高度是否能改善乘坐體驗。參與該計劃的航空公司包括IATA Turbulence Aware的ANA、Aer Lingus、Air France、Aegean、China Airlines、Delta、easyJet、Korean、Lufthansa、Qatar、Saudia、Southwest、SwissAir、United和Westjet。

該系統在多架飛機位於不同高度並提供信息的繁忙空域中效果很好。在飛機較少的地區,該系統則不太有用。由於飛行員無法始終知道前方的狀況,乘客被告知即使在安全帶標誌熄滅時也要舒適地繫好安全帶。由於人性,有些乘客不會遵守這一規定。通常他們不繫安全帶也能安然無恙,但當發生意外的嚴重亂流時,未繫安全帶的乘客可能會受到重傷。新聞報導很少指出受傷的乘客沒有繫安全帶,或是指出繫安全帶的乘客毫髮無傷。

    2024年5月21日,新加坡航空公司從倫敦飛往新加坡的SQ321航班在飛越緬甸上空37,000英尺時遇到嚴重的意外亂流。乘客Andrew Davies當時沒有繫上安全帶。在安全帶標誌亮起時,他迅速繫上了安全帶。新加坡交通部的新聞稿詳述了隨後發生的情況。亂流開始時,飛機開始上升。上升了幾秒鐘後,突然改變方向並下降。

    當飛機從上升轉為下降時,重力加速度從輕微的正G變為劇烈的負G(從1.35G變為-1.5G)。當我們靜止不動時,我們感受到重力的作用;我們稱之為1.0G;當下落時,我們體驗到零G。未繫安全帶的乘客由於上升的慣性被以每小時19英里的速度拋向天花板。當突然下降開始時,機艙天花板以每小時17英里的速度下降。未繫安全帶的乘客以每小時36英里的合速度撞向天花板。

    片刻之間,負G力(-1.5G)將未繫安全帶的乘客固定在天花板上。但隨後,當G力從負轉為正時,他們又摔到了地板上。報告指出,「在4.6秒內的快速G變化可能是導致乘客和機組人員受傷的原因。」注意到未繫安全帶的乘客受傷而繫安全帶的乘客安然無恙,Davies在推特上寫道,「教訓是—時刻繫好安全帶。」

    如何應對亂流

    繫上安全帶是確保身體安全的唯一需要。作為證據,問問自己是否曾聽說過飛行員因亂流受傷。飛行員從不因亂流受傷,因為他們總是繫著安全帶。

    知道在亂流中你是身體安全的,這是採取進一步措施的基礎,這些措施使你在亂流中感到情緒安全。

    • 理解作為繫安全帶者,乘客在亂流中受傷的故事不適用於你。

    • 所謂的氣袋並不存在。飛機在亂流中不會墜落。相反,亂流會導致飛機突然從上升變為下降,反之亦然。要理解飛機不會墜落。

    • 覺醒感(快速心率、快速呼吸、緊張等)可以被體驗為恐懼。恐懼可能使我們相信自己處於危險中。我們需要注意(a.)覺醒只是覺醒,(b.)覺醒和恐懼不是一回事,(c.)恐懼不一定意味著危險。

    • 從平飛到下降的突然變化—或者像新加坡事件中的從上升到下降—感覺像在下墜。當你感覺像在下墜時,釋放壓力激素是自然的。

    • 儘管飛機在亂流中移動劇烈,但你仍然是安全的,知道這一點可以減少釋放的壓力激素量。觀看飛機進入颶風進行氣象偵察的視頻應該能讓你相信飛機可以應對任何亂流。

    • 我們都有創傷經歷,在其中我們無法控制發生的事情。因此,每次創傷經歷都會增加我們對失去控制的敏感度。隨著敏感度的增加,當我們無法控制或甚至想像自己無法控制時,釋放的壓力激素量也會增加。無法逃脫的情況也是如此。

    • 我們可能不會注意到在無法控制、無法逃脫的情況下釋放的壓力激素量增加。如果是這樣,我們可能會在沒有警告的情況下無法進入電梯、核磁共振成像儀或飛機。或者,橋樑、隧道或高處會讓我們突然驚恐萬狀。

    • 杏仁核正在對所謂的價值編碼做出反應,這些編碼與無法控制和無法逃脫的情況相關聯。

    • 我們可以通過將這些情況的價值編碼從負面轉為正面來重新編程我們的杏仁核對無法控制和無法逃脫情況的反應。

    如何進行重新編程?

    著名的神經心理學研究員Stephen Porges發現,與朋友的面孔、聲音和觸摸相關的正面價值編碼可以使我們的副交感神經系統覆蓋壓力激素的影響,並產生深刻的鎮定效果。Porges的發現,加上Salk研究所和其他地方的價值編碼研究,為我們提供了一種在亂流中感到安全的方法。

    要改變價值編碼並在亂流中感到安全,將朋友的面孔、聲音和觸摸與下墜的感覺、認為飛機可能墜落的想法以及擔心亂流太嚴重或持續時間太長會失去控制的恐懼聯繫起來。

    資料來源
    返回網誌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