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意志的科學之爭:兩位生物學家的對立觀點

自由意志的科學之爭:兩位生物學家的對立觀點

為何兩位大腦專家對於自由意志的看法會有所不同?

Robert Sapolsky (2023) 與 Kevin Mitchell (2023) 都是生物學家,他們寫的書對於自由意志的存在結論相反。Sapolsky 的書《決定了》主張我們最好的科學證據指向自由意志的缺失,而 Mitchell 的書《自由代理人》則聲稱我們最好的科學證據確立了自由意志的存在。在這篇文章中,我解釋了兩位能幹的科學家,看著相同的證據,卻對自由意志得出了相反的結論,以及這種分歧可能取決於對自由意志不同的定義。

Sapolsky 和 Mitchell 之間的共識點

Sapolsky 和 Mitchell 都接受有關大腦和神經系統演化的廣泛觀點。兩人都注意到,最早的生物體的行為是反射性的,對環境中的事件自動以設定的方式作出回應。隨著進化的時間,大腦發展出了在回應環境事件之前考慮行為選項的能力,增加了行為的靈活性。

Sapolsky 和 Mitchell 也同意,個體在控制衝動上的能力有所不同。兩人都指出,前額皮質主要負責自我調節。前額皮質直到 20 多歲時才完全成熟,並在老年時顯示出衰退,這意味著年輕人和老年人比 30 至 70 歲之間的人更容易有自我調節的問題。此外,壓力、創傷、腫瘤、寄生蟲、成癮以及其他疾病也可以對前額皮質的功能產生不利影響,降低人們的自我調節能力和做出最佳選擇的能力。因此,Kevin Mitchell 說自由意志不是非黑即白的問題,而是程度問題。Sapolsky 則注意到人們無法選擇他們的前額皮質如何調節行為,拒絕將自我調節的差異稱為自由意志的差異。

Sapolsky 和 Mitchell 也同意,不可能完全自由於對行為的所有過去和現在的影響。對 Sapolsky 而言,不可能逃避對行為的所有影響是他否定自由意志存在的原因。Mitchell 拒絕哲學中傳統的自由定義為「完全自由於任何先前原因的能力」(第 278 頁)。他繼續說,「擺脫這些限制將意味著隨意、無目的地行動,出於一時興起,沒有理由」(第 279 頁)。

Mitchell 對自由意志的論證

Mitchell 論證說,自由意志——對一個人的行為有意識、理性控制的能力——是每個生物體的兩個特性中更進化的形式:代理性和自主性。

「你是這樣一種事(不像岩石、原子或行星),可以採取行動,可以做出決定,可以在世界上成為一種因果力量:你是一個代理人。而人類在這種能力上並不獨一無二。所有生物都在某種程度上擁有代理性。這是他們的定義特徵,把他們與大多數無生命、被動的宇宙區分開來。生物是具有目的的自主實體,能夠按照自己的條款行動,不受環境中每一個原因的約束,而是自己就是原因」(Mitchell, 2023, 第 19 頁)。

根據 Mitchell 的說法,所有生物都擁有自主性,一種與周圍環境的分離。第一個生命形式的膜將氫離子和有機分子帶入生物體,讓它能夠產生自己的能量並創造出越來越複雜的有機分子。這賦予了他們一定程度的自主性或自給自足。Mitchell 的話說,「這種原始生命將在一定程度上從環境中獲得獨立性——自由」(第 33 頁)。

Mitchell 對進化階段的概述(第 20 頁的圖 1.3)記錄了生物體增加的自由度,以持續生存和繁榮。在進化的每個階段中,代理性、自主性和自由的程度增加,達到了人類大腦中的高峰,人類大腦擁有相當大的獨立於即時情境的自由度。

作為一個人,你可以閉上眼睛,想像自己從事不同的活動,估算不同活動後果的可能性,衡量成本與收益,並決定採取什麼行動。Mitchell 所說的「自由意志」就是這種能力,能夠按下人生的暫停鍵,思考可能性,而不是像大多數其他動物那樣,立即且自動地對每一個即時情境作出反應。

Mitchell 透過你對自由意志的個人經驗來證明它的存在。每當你按照 Mitchell 所描述的方式做出有意識選擇時,你就可以觀察到自己在行使自由意志,這就是 Mitchell 對自由意志存在的直接證據。

Sapolsky 對自由意志的反駁

Sapolsky (2023) 論證稱,人們缺乏自由意志,因為過去的事件(這些事件是個人無法控制的)集體決定了每一個有意識的選擇。在《決定了》的第三章中,Sapolsky 認同 Mitchell 的看法,許多選擇都是由有意識的意圖先行的。但這個意圖從哪裡來?從目前的荷爾蒙和血糖水平到父母通過獎勵和懲罰灌輸的文化價值,到懷孕期間母體中的藥物、酒精和壓力荷爾蒙,到遺傳基因影響,到塑造人類進化的生態特徵,所有這些我們無法控制的事件都在任何有意識的意圖之前;因此,我們缺乏自由意志。

Sapolsky 同時也認同 Mitchell 的看法,我們感覺到我們的選擇是自由的,我們可以為我們的行為提供理由,但我們也可能錯誤地自欺欺人關於我們行為的真實理由。Michael Gazzaniga (1985) 描述的研究顯示,大腦的右半球可以啟動行為,這些行為被大腦左半球中的語言中心錯誤地解釋。創造合理但錯誤的解釋稱為編造。

同樣地,Nisbett 和 Wilson (1977) 進行了一系列研究,在這些研究中,他們操縱了顯著影響參與者選擇的因素,然後在參與者對他們的選擇過程進行內省後,要求參與者為他們的選擇提供理由。研究中的參與者對影響他們選擇的操縱因素一無所知,編造了他們行為的理由。

雖然我們有時意識到我們做某事的有意識理由,但我們無法意識到我們行為的無意識理由,因此我們永遠無法知道這些未知的理由在多大程度上限制了我們的自由。因為我們無法知道或控制對我們行為的無意識影響,Sapolsky 說我們的意志從來不是自由的。

語義學和含義

Sapolsky 和 Mitchell 對自由意志存在與否的分歧可能是語義學問題,關於「自由意志」如何被定義。兩人都同意,人們在做出最佳選擇和實現他們的目標上有所不同。Mitchell 將此稱為自由意志的程度,而 Sapolsky 可能更願意談論個體在能力和行為特質上的差異,這些特質是實現下的基礎,如自控力、目標清晰、創造力、智力等。他會說,這些能力不能通過意志而存在;相反,它們都是由大量我們無法控制的先前事件所決定的。

但是,僅因為對自由意志的分歧可能歸結於對自由意志不同的定義,這並不意味著辯論僅僅是語義學問題。對自由意志的不同立場對於道德和刑事責任、對人們的責備和讚揚,以及不當行為的適當後果等實際問題有著不同且深遠的影響。我將在未來的博客文章中探討這些含義。

資料來源
返回網誌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