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終迴光返照:死亡前的精神與記憶復甦

臨終迴光返照:死亡前的精神與記憶復甦

當人們在臨死前突然恢復清晰和警覺的狀態。

關鍵點

  • 接近死亡的人有時會經歷能量的激增並恢復清晰的意識。

  • 在某些情況下,患有癡呆症或長期無反應的人會正常說話並恢復記憶。

  • 終極清明暗示了一種潛在的替代意識觀點。

去年,我接到電話通知我母親病重,可能在幾小時內去世。我趕到醫院,發現母親深度昏迷,似乎處於昏迷狀態,完全沒有反應。他們告訴我她的鈉含量危險地低,她的肝臟和腎臟也在衰竭。

我陪著她幾個小時。她的情況似乎穩定,所以我回家睡覺,第二天早上又回到醫院。整天,她的情況既沒有改善也沒有惡化。母親比醫生預期的更堅韌並不讓我感到驚訝,因為她一直很堅強。

但第三天早上,我回到醫院時,情況變了。護士驚訝地告訴我:“你媽媽好像變好了。”我發現她坐起來,眼睛睜開,呼吸變得更加有力。我問她感覺如何,她聳肩回答:“不太好,Steven。”我在電腦上播放了她最喜歡的歌曲,令我驚訝的是,她開始輕聲跟著唱。她的腿和腳也隨著音樂節奏移動。她喝了一些水,還喝了些湯,這是她住院以來第一次。

醫生告訴我:“這似乎不可能——你母親病得很重,但她似乎正在好轉。我們再等幾個小時,如果她還是這樣,她就可以回療養院了。”

我母親接下來的兩個小時內保持清醒。然後她睡著了,再也沒有醒來。她恢復了昏迷狀態,次日清晨去世了。

迴光返照

接近死亡的人經歷短暫的精神清明和能量激增並不罕見。2009年,Michael Nahm和Bruce Greyson為這一現象創造了“終極清明”這一術語,儘管其他術語也被使用,如“臨終反彈”或“臨死前的激增”。

最引人注目的是,終極清明可能發生在那些多年來遭受嚴重認知障礙的人身上,可能是由於癡呆、中風或腦膜炎等原因。那些長期不動且無反應的人可能變得敏捷和警覺。患有癡呆症的人可能恢復記憶和其他心理功能,讓親人驚訝地發現他們能夠認出自己,記住細節,並且清晰地說話。根據Nahm和Greyson的研究,43%經歷這種短暫清明的人在一天內去世,而84%的人在一週內去世。

終極清明的記錄可以追溯到古代。正如Michael Nahm在另一篇文章中指出的那樣,“希波克拉底、普魯塔克、塞內卡、伽林、阿維森納和其他古代學者都注意到,隨著死亡臨近,精神障礙的症狀會減少。”Nahm還引用了一位19世紀早期醫生報告的案例,一位癱瘓了28年的男子在去世前一天恢復了意識和說話能力。這位醫生還描述了一個案例,一個聾啞且從未學會說話的人,在臨死前開始清晰地說話。

在一個類似但更近期的例子中,Nahm引用了一位91歲的老婦人,她患有阿茲海默症已有15年。最後五年,她沒有任何反應,沒有顯示出認識任何人的跡象。但有一天晚上,她變得更有警覺,開始正常地與她的女兒交談,討論她對死亡的恐懼和與家人其他成員的關係。幾個小時後,她去世了。

上述案例比我母親的情況更戲劇性,但它們展示了同樣的基本現象:在死亡前夕奇異的活力激增,恢復了精神能力和體力。然後,這種活力和清明又神秘地消失了。

解釋迴光返照

目前對終極清明沒有解釋。從醫學角度來看,這似乎毫無意義。那些大腦嚴重受損的人怎麼可能再次完全清醒,展示出他們在生病或受傷前才擁有的清晰意識?那些接近生物學死亡的人怎麼能經歷強烈的能量激增,恢復身體的敏捷和力量?

這些問題必須保持開放。然而,終極清明的一個有趣方面是它對人類意識的啟示。儘管許多人認為意識是由大腦產生的,但終極清明似乎與此相矛盾。如果是這樣的話,嚴重受損的大腦怎麼能產生正常的意識?這就像壞掉的電視機卻能播放清晰的影像一樣。

與其他異常現象如近死經驗一樣,終極清明暗示人類意識可能有更複雜和神秘的來源。根據我稱之為“泛靈論”的哲學觀點,意識存在於人類大腦之外,作為一種基本和普遍的品質。大腦的作用不是產生意識,而是傳遞意識,使普遍意識成為我們自己的內在意識。從這個角度來看,終極清明相當於意識傳遞的最後一次強大激增,然後大腦停止作為傳遞者的功能,隨著生理死亡的到來。

資料來源
返回網誌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