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p vs handshake:從Steve Kerr的視角看NBA的黑人握手文化

Dap vs handshake:從Steve Kerr的視角看NBA的黑人握手文化

Steve Kerr記得他第一次面臨決定的時候。

那是大約四十年前,在洛杉磯的一次頒獎晚會,當時還是七年級的Kerr在場,準備接受一個季結獎項。活動的主持人是Roy Hamilton,他是從Watts來的黑人籃球傳奇人物,先後就讀於UCLA並在NBA打了兩年的球。

一個接一個,黑人球員上台領獎,並與Hamilton交換"dap"以結束對話。

這個手勢可以追溯到1960年代末,當時的非裔美國士兵在越南戰爭中面對不公,他們會透過“dap”手勢和展示黑人力量的標誌來彼此表達團結。對於Kerr來說,這是一種適應房間內有色人種的手勢。因此,當輪到他的時候,Kerr也做出了他理解的握手動作。

“我走出去見到了Roy,” Kerr回憶道。“我們交換了一個完全的黑人握手。從兄弟緊擁到手部鎖定。”

走回座位的途中,Kerr的父親,Malcolm——一位來自貝魯特的白人黎巴嫩教授——感到困惑。 “握手的事情怎麼回事?”Malcolm問他的兒子。

“我不知道。那就是黑人的籃球握手,”Kerr回答,對他那感到困惑的父親提供了幾乎沒有解釋。

“我爸似乎沒有花很多時間去做那種握手,” Kerr至今仍記得。

Kerr的困惑反映出他的大部分同行的困境。在一個以黑人為主的聯盟中,白人少數群體被迫要融入不同種族的文化。在此過程中,球員們有時必須和一些同事的缺點和解,這之間的幽默混淆也常常出現。

“文化上,他們覺得他們必須要這樣做,”前勇士大前鋒Omari Spellman說。“但實際上,如果你們只是做自己並且沒有傷害任何人,我們並不介意。”

文化交融和尷尬握手: NBA的現況

當Spellman說著的時候,一個他熟悉的例子跳出來說明他的觀點。作為Dave Chappelle的粉絲,Spellman很快提到這位喜劇演員在他的第二部特別節目“Killin Them Softly”中,他解釋了一段與一位白人主管的商業電話對話。

在這個過程中,Chappelle——感覺到白人主管正在使用他認為是很潮的街頭語言——於是決定用自創的俚語來結束每一次通話。在這段笑話的結尾,Chappelle用一句“zip it up and zip it out”來結束通話。慌亂的白人主管用一句“zippity do dah”回應,並迅速結束通話。

在一個以黑人為主的聯盟裡,Chappelle的笑話引起了共鳴。

“我認為任何在艱難環境中長大的人都可以分辨真實與偽裝,” Spellman說。“有時候我會進行這種對話,我就像,是的,但我覺得‘你真的假的’。”

在目前的環境下,類似的經驗預期將常見。在NBA的30個總經理中,有四人是有色人種,其中僅有兩人是黑人。在自稱“進步聯盟”的籃球運動中,有色人種教練僅佔總數的23%。在一項黑人球員佔球員人口70%以上的運動中,大多數人發現自己在與權力經紀人打交道時需要語言轉換。

“我意思是,這就是我們所生活的世界,”勇士隊的大前鋒Marquese Chriss說。“有時你必須要融入,你必須要能夠調整你自己。我不是說改變你自己,但需要根據你的觀眾做出調整,我想。尤其是作為專業運動員,我認為我們每天都需要這樣做。

“但這並不是說我們不能做自己或是不能做我們想做的事,但當你在某些公司周圍的時候,你確實應該有一定的行為,我認為這也適用於握手。”

握手的象徵意義: 團隊的一致性

球員們的困惑伴隨著握手成為團隊一致性的象徵。在每場比賽之前,都可以看到一列列的球員和教練表演各種儀式般的拍手。作為聯盟的代表人物,LeBron James以與每位隊友進行獨特的握手而聞名。上季,在對陣Heat的比賽前,他與邁阿密的一位助理進行了如此精緻的握手,以至於這段視頻在網路上瘋傳。

但是,當有色球員試圖在一個由白人主導的聯盟中融入的同時,他們的對手正在試圖與下一代建立關係,讓每位球員都有一個獨特的故事。

“我曾經有過這樣的經驗,有人試圖與我握手,我則伸出手來拍手,然後我轉過來握他們的手,然後他們又伸出手來拍手,然後就變得很尷尬,” Spellman說。“然後我們就像在努力地嘗試握對方的手,然後就像,好吧,然後你就繼續走吧。”

Chriss補充說:“現在的很多前辦公室,他們會像他們是團隊的一部分一樣與你握手。所以我甚至不會認為那是他們試圖融入或試圖……我不想說文化挪用,但我猜是類似的。但更像的是那就是他們的個性。他們能與我們產生共鳴,並儘可能地與我們產生共鳴。我認為這使環境更舒適。”

獨特的白人經驗:Steve Kerr的故事

雖然是白人,但Kerr的情況卻很特殊。在1970年代的青少年時期,他在洛杉磯Palisades的主要白人學習中心受到了從南中央洛杉磯來的黑人孩子學校非隔離運輸政策的影響,這讓Kerr有了引人注目的視角。

“我想我們的籃球隊可能只有三個白人,其他的都是黑人,” Kerr說。“我已經習慣與來自不同地方的孩子相處。理解文化差異並隨波逐流就容易得多。”

儘管Kerr經常旅行,但他和他的同事在面臨握手的時候仍然面臨著熟悉的困境。

“你會遇到這種情況,你實際上要想一想你是如何與每個人握手的,” Kerr承認。 “對於另一個白人,你給他傳統的白人握手嗎?你給他一個兄弟握手,然後半擁抱?你去做完整的黑人握手,你用完整的握手結束它,還是你從那裡轉為白人握手?

“所以,但是,從兄弟和擁抱開始,這會稍微破冰一點,然後你就看看會發生什麼。”

球員對團結的期待:超越握手的象徵

然而,有色球員渴望團結的象徵比握手更大。

“我是黑人,我有很多種握手方式。特別是與所有的朋友。我不介意保持友好,” Spellman說。 “但當你太努力去理解我,而我甚至不在乎你是否理解我,我寧願你去理解黑人的困境和掙扎,而不是我們如何握手。”

無論如何,對於Kerr和參與的有色球員和官員來說,這個手勢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完整地完成互動。

“誠實地說,這實際上很有趣,” Kerr說。 “這只是一種經典的跨文化行為,每個人都有點困惑,但在很多情況下,它都是笑聲的來源。”

資料來源

返回網誌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