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關心伴侶過往的性經驗?性歷史如何影響伴侶選擇

為什麼我們關心伴侶過往的性經驗?性歷史如何影響伴侶選擇

現代對性歷史的執著是否根源於我們的祖先?

關鍵點

  • 「性伴侶數量」可能是我們祖先在選擇長期伴侶時用來降低風險的一種工具。

  • 豐富的性歷史可能反映出低承諾和差勁的性健康。

  • 稀少的性歷史可能反映出經驗不足或低配偶價值。

  • 其中一些風險在現代已減少,但我們遺傳的關注依然存在。

在網絡關係領域中,一個備受爭議的話題是性歷史(「性伴侶數量」)在擇偶中的角色。儘管「男性空間」和快速社交媒體的興起似乎加速了這個討論,但人們對潛在伴侶的性歷史表現出興趣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事實上,我在2013年撰寫的一篇文章非常受歡迎,該文章顯示人們希望伴侶有一點過去但不要太多,且儘管傳統智慧認為存在性別雙重標準,但實際證據很少。

那麼,為什麼這個問題會繼續引起好奇和爭議?考慮性歷史是短暫的文化迷戀還是有某種功能——幫助我們在做出重要關係選擇時降低風險的一種方式?

理解對性歷史的執著

人們在性方面的態度各不相同。那些重視性新奇和多樣性的人往往會追求多個伴侶,而那些認為性與愛是密不可分的人則可能不會。人類學、跨文化心理學和歷史記載的混合證據表明,人類的性行為一直存在差異。

對於我們的祖先來說,這些性行為方式會帶來不同的好處和風險,這些已在性策略理論中得到了充分研究。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了解某人的性行為方式對於在擇偶時降低風險是有用的。利用這種信息的祖先可能有更好的生殖結果,並將他們挑剔的性格傳遞給後代。但究竟性歷史可以告訴他們什麼有用的信息呢?

高「性伴侶數量」的歷史風險

像所有動物一樣,人類與細菌和病毒共同進化。因此,性傳播疾病(STDs)並非現代問題;我們甚至可能從尼安德特人那裡感染了HPV。一些性病相對無害,而另一些則可能對生殖健康造成嚴重問題,包括不孕不育。而且,由於性病的存在並不總是明顯的,這為啟發式「經驗法則」的發展留有空間。對潛在伴侶的性歷史保持敏感可能是避免這些健康後果的一種粗略方式。

此外,性歷史還可能暗示關係承諾。那些尋求並享受隨意性行為的人可能不太可能願意為長期關係放棄這種行為,或者即使他們嘗試也可能難以做到。在現代人類中,那些不安全的依戀風格往往比那些安全的依戀風格有更多樣的性歷史。

即使能夠建立一段穩定的關係,那些傾向於隨意性行為的人可能會更容易陷入壞習慣。性社會性——在沒有承諾的情況下渴望性的傾向——與不忠有關。潛在伴侶的性歷史可能會揭示他們穩定下來的能力和意願。

低性伴侶數量又如何呢?

我們的研究發現的一個有趣現象是,在西方樣本中,少數幾個過去的伴侶數量比沒有伴侶更受青睞。因此,值得思考這也可能意味著什麼。有些偉大的進化研究顯示對貞潔的偏好因國家而異,這可能是一種確保父權確定性的方式。然而,缺乏先前的性經驗可能是一把雙刃劍。

歷史上,沒有過去伴侶也可能意味著缺乏關係經驗,這可能會讓某人在第一次學習自己的關係需求(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好伴侶)時經歷坎坷。這也可能反映出在其他人眼中缺乏吸引力——暗示出於某些原因,與那個人建立關係可能是一筆「糟糕的交易」,會有長期的生殖後果。

今天如何重新評估「性伴侶數量」

儘管作為一種減少風險的啟發式工具,「性伴侶數量」有其潛在的實用性,但這是一種應該謹慎使用的粗略工具,尤其是因為隨著社會和技術的變化,這個工具的實用性可能已經減弱。由於現代配偶選擇「異常奇怪」,這營造了一種更適合隨意性的環境,可能會讓那些尋找長期伴侶的人陷入未計劃的一夜情模式。此外,現代的常規性病檢測和開放的性健康交流已經減輕了許多傳統上與隨意性相關的風險,使我們的配偶選擇心理學可能把一座健康風險的小山看成一座大山。

因此,儘管「性伴侶數量」可以提供一些關於個人性和關係歷史的見解,但它不應該是決定潛在伴侶適合性的唯一標準。儘管網絡討論變得更加兩極分化,但給這種進化偏好一個現代現實檢查對某些人來說可能是一個艱難的任務。

資料來源
返回網誌

為您推薦